《臺灣的媽祖文化圓桌論壇》邀請繪師、漫畫家與文史工作者共談「宗教文創」

發布日期:2018-03-16活動採訪

 

3 月 10 日,在臺灣大學文學院的舉辦的《第19 屆文化研究年會 文化在民間中》,其中一場《臺灣的媽祖文化圓桌論壇》邀請到繪師、漫畫家、文史工作者與文創出版業者,以「媽祖」為中心,一同分享「宗教文創」的可能性與遭遇的困境。

 

由左到右分別為劉定綱、韋宗成、古明君、蚩尤、瀟湘神

 

論壇主持人清華大學社會研究所 古明君副教授開場時提到,媽祖文化近幾年陸續有許多的跨界創意出現,而在2017年,由中華總會舉辦的「Hello, Miss Lin 跨界女神 數位遶境」,曾被教改論壇批評這是在開「在開媽祖玩笑」,並拿出韋宗成《冥戰錄》女主角的林默娘插圖,指責把媽祖畫的像日本漫畫人物,而變成日本A片女主角,相當不認同。因此在《臺灣的媽祖文化圓桌論壇》中,就邀請到韋宗成、蚩尤、劉定綱與瀟湘神等各界人士,一同討論「宗教文創」,傳統與新創間的碰撞衝突。

 

 

目前一般人所熟悉的媽祖傳說,主要源自清朝的照乘所寫的《天妃顯聖錄》的說法,裡面提到媽祖生於宋太祖建隆元年庚申(960)三月二十三日,因「自始生至彌月,不聞啼聲」而命名為「默」,並能看到「晶輝奪目,異香不散」、「禱雨濟民」等神蹟,在宋雍熙四年丁亥(987)秋九月重九日,「道成,白日飛昇。」

 

諸多神蹟讓媽祖在宋、元、明、清等朝代,受封號為「夫人」、「妃」、「天妃」、「天后」等。而從歷史背景來看,媽祖信仰在台盛行的原因,還包含清中葉正當臺灣分類械鬥,族群分立衝突之際,往往以媽祖為最高神,而有整合社會之功能,有學者提到,媽祖信仰的儀式與論述,比起其他神祇,與信徒的生活及社區認同更加密不可分。

 

韋宗成:「《冥戰錄》拋磚引玉,讓年輕人對臺灣在地文化產生興趣。」

 

 

韋宗成先簡介《冥戰錄》的故事,與林默娘在這部漫畫扮演的角色,劇情描述九二一地震後,群魔肆虐,警方成立黑日專案計畫,專門清除魑魅魍魎,而一名叫林默娘的女孩,則在某次行動中,被男主角陳柏戎所救。其後書中「林默娘」的角色造型,還被用為西門町的街區看板娘,並在2017臺北燈節中,化身為巨大花車。

 

 

提到《冥戰錄》,韋宗成表示除了大家熟知的林默娘外,其實他還融入地方神祇及各地傳說等元素,像是土地公、小紅(紅衣小女孩)、林投姐等,就像日本漫畫家水木茂的漫畫《鬼太郎》加入許多日本妖怪一樣,他希望《冥戰錄》能以漫畫與更多元的方式,讓年輕人對臺灣原創作品與在地文化產生更多興趣,並激發更多創作可能性。不過他也提到運用「宗教」題材的創作,作者必須有自律性,像他還會先徵詢過媽祖同意,在宗教「神聖性」上的創作,是相對難以拿捏的。

 

 

蚩尤:「以傳統藝術角度切入,「最強天后」融合臺灣道地元素。」

 

 

喜愛且擅長繪製女性的繪師 蚩尤,因出版以臺灣女高中生制服畫冊為主題的《制服至上》,而為大家所熟知,不過在他《最強天后:Oh, my Goddess!》一書中,則以傳統藝術角度切入,選擇從人化為神算是最高位階,揮灑出他心中,也是臺灣最熟悉的媽祖與眾神將們。

 

提到為何選擇媽祖文化為題材,他坦然表示,其實這類傳統文化需做的田野調查與考據都較繁瑣,他個人並沒有特別想用「宗教信仰」切入,只是若拋棄這部分的元素,創作時就難以從臺灣文化的角度施力。

 

 

在蚩尤心中,比起一般人認為的和善形象,媽祖更像是名強悍女性,加上抱持著「你怎麼知道媽祖在想甚麼?」的看法,及對媽祖的嚴謹敬意,呼應「最強天后」這種帶點流行時尚的稱號,他筆下的媽祖華麗窈窕又不失典雅莊重,千里眼順風耳等眾神也一概男帥女美,讓傳統陣頭蛻變成華麗嘉年華。

 

不僅只是媽祖等眾神有了新的想像,蚩尤也大量運用傳統廟宇的吉祥寓意,及臺灣稀有元素,襯托出媽祖的高貴神聖,並反映祭祀神明時,會想奉獻最好、最珍稀的祭品,像是頭冠上寓含「鯉魚躍龍門」的鯉魚、代表鎮惡辟邪的螭虎;禮服上繡著藍腹鷴等台灣獨有鳥類與植物;披風上象徵神聖生命力的卷草紋等。

 

 

蚩尤並補充在創作《最強天后:Oh, my Goddess!》時,也實地走訪並請教許多學者,為的是每個配件或特色都有其所本,他也認為由於有這些研究者背書,讓他很少直接面對指責,得以專心並自由的加以創作。

 

瀟湘神:「傳統信仰相對弱勢,「文化詮釋權」隱含權力操作。」

 

作為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的成員,瀟湘神認為「宗教文創」的爭議,來自於傳統信仰在當代相對弱勢,許多年輕人對信仰內容不太清楚,因此創作者與傳統信仰便圍繞在「文化詮釋權」上而產生各種紛爭,該如何改編?能不能改編?背後隱含著權力的操作。

 

 

文化變異性加上「文化詮釋權」,他認為當所有創作者要進行民俗文化改編時,都應有權力意識,找到自己的定位,甚至發展出屬於自己的論述,以避免隨波逐流後成為某些人的工具或目標。他也補充當然創作是絕對自由的,但在創作過程中,難免會與不同勢力或觀點產生各種碰撞,創作者必須要有意識,並認真且負責的去面對這些碰撞。

 

劉定綱:「『熟悉』賦與『創意』,需關心創作效果對社會影響。」

 

奇異果文化創意總監 劉定綱,在本次論壇則以文創業者的身分提到,圍繞在媽祖與文化創作上的爭議,可由商業、創作及文化三個端點來看,核心則可以說是「宗教文創」的議題。他舉自己在輔大開設「宗教文創」課程經驗指出,對於如何宗教文創化,有人是以道德意涵的「正確性」來作考量;也有人是走商業至上的路線,這其中就與在世代或社會位置差異下,所反映出的權力特質有關。

 

 

劉定綱在界定「宗教文創」時表示,由於現在的文創常有許多讓人不滿的例子,而使得許多人對民俗元素再利用這點感到擔憂。他認為文創是使用大家熟悉的元素,這也是媽祖為何會被拿來作各種運用的原因,接著「熟悉」必須要被賦與某種「創意」,創意的元素可能會有不同呈現,像韋宗成是「反差萌」,而蚩尤則是「性感女體」,這些創意都沒有對或錯,皆把大家熟悉的元素熟悉化,創造驚喜的一種作法。

 

另一方面,「宗教文創」的經營開發都需要團隊,透過好的團隊建立論述、專業研究的背書、進行「再詮釋的精緻化」,當這些元素都具備時,便能在創作辯護時提供了強而有力的後盾。劉定綱也不諱言「宗教文創」確實是一門好生意,在其中有文化意涵也有商業意涵,如果我們在文化意涵中,能給予更多生活性的解釋,便會有更多發揮空間。

 

最後他也補充,雖然文創是一個有許多爭論的議題,但也是這近10年來引發大量討論的概念,他覺得臺灣很多議題相較於討論間所引發的衝突,更多的是缺乏討論。此外,於創作自由應該被保障的基礎下,在創作能夠發揮的效果中,更應多去思考能對社會產生甚麼影響。

 

圖文編輯:雪猴

 

※前引媽祖信仰介紹,參考《拓展台灣數位典藏》網站,由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員張珣所撰寫〈台灣媽祖信仰〉一文。網址:〈http://content.teldap.tw/index/blog/?p=3829〉。